首頁 | 廣定大司徒巴的傳承與轉世 | 當代廣定大司徒巴 | 宗教對話 | 各地寺院與中心 | 最新消息 | 了義海大手印專題 | 八蚌影音資料館 | 會員中心 | English

噶瑪噶舉大手印法教源流


馬爾巴~達波噶舉傳承的源頭

從馬爾巴開始的馬巴噶舉,傳承了眾多印度大師的法教,在馬爾巴100多位上師中,大手印法教的主要來源有二:

一是那洛巴傳承自帝洛巴的法教;另一個來自梅傑巴。

這兩個大手印法教法脈,匯集至馬爾巴,由馬爾巴帶回西藏弘揚,馬爾巴的主要弟子密勒日巴,再將法教傳給岡波巴;其後由岡波巴的弟子再發展出四大噶舉教派;以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為根本上師的噶瑪噶舉便是其中之ㄧ,此後,噶瑪巴及其弟子,開始了以轉世方式傳承法教,並不間斷的延續至今。這就是噶瑪噶舉傳承皈依境內上師的由來。

關於帝洛巴的法教

帝洛巴的法教除了直接來自金剛持的法教之外,他也總集了其他眾多法源,主要的部分稱為四個特殊傳承(Four Special Transmission Lineages),或間接傳承(indirect lineage)。

按照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的觀點這四個特殊傳承為(方向是地理位置,指這些大師的家鄉或傳法的地方):

南方傳承:
來自龍樹 (Nagarjuna)、聖天 (Aryadeva)、月稱 (Chandrakirti)、馬湯吉 (Matangi) 等等。
西方傳承:
來自東必巴 (Dombipa)、毘那巴 (Vinapa)、拉瓦巴 (Kambala)、因陀羅菩提 (Indrabhati) 等等。
北方傳承:
來自魯易巴 (Luyipa)、丹吉巴 (Dengipa)、達利卡巴 (Darikapa)、蘇卡達利 (Sukhadhari) 等等。
東方傳承:
蘇卡大悉地 (Sukhamahasiddhi)、湯洛巴 (Thanglopa)、星洛巴 (Shinglopa)、卡那瑞巴 (Karnaripa) 等等。
註:東必巴 (Dombipa)達利卡巴 (Darikapa)為廣定大司徒巴的轉世。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以另一個角度(以法教的上師及內容)解釋四個特殊傳承為:

來自卡亞巴達 (Carypada):
拙火瑜珈(the inner heat yoga)。
來自龍樹 (Nagarjuna):
幻身瑜珈和光明瑜珈(the illusory body and the luminosity yoga)。
來自康巴拉 (Kambala):
夢瑜珈 (the dream yoga)。
來自蘇卡悉地 (Sukhasiddhi):
中陰瑜珈和遷識瑜珈(the bardo and the ejection of consciousness yoga)。

那洛巴領受了帝洛巴完整的法教,主要的法教後來歸納為噶舉傳承的重要法教~那洛六法。

備註:關於龍樹

在印度、西藏或佛教歷史上,龍樹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成就者。但稱為龍樹的成就者並不只一個(且都有一個弟子稱為聖天), 其中主要有三個,分別出現在西元第一~二世紀、第八~九世紀和第十世紀,傳說龍樹非常精通長壽修法,所以活了好幾百年。 在藏傳佛教的傳統,常會把這些同名的成就者當成同一個人的轉世,而不作特別的區隔,不過我們還是就有限的資料,稍作區別,以使讀者更清楚傳承的歷史。

通常,以文獻中所提到的其他人來判斷龍樹是在那一個時期; 例如,帝洛巴的法教南方傳承中的龍樹,因為月稱大約是七世紀時期的人物,所以這個傳承所提到的龍樹, 應該是西元第二世紀時論述中觀的龍樹菩薩,他也是大乘佛教非常重要的成就者。

但是,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所提到的龍樹和皈依境中的龍樹,應該都是在84大成就者的主要年代(西元八世紀~十二世紀), 而這位龍樹的上師薩惹哈大約出現在西元八世紀,因此判斷這位龍樹,應該是指第八~九世紀時的龍樹, 在金剛乘全盛時期,他是那爛陀佛學院的頂嚴珠寶,從他的上師薩惹哈接受了密集金剛和勝樂金剛的灌頂和法教,並且將這些法教傳給了沙瓦利巴(他也是84大成就者之ㄧ,大約是九世紀初期的人物)。

Top


了義海大手印專題


噶瑪噶舉皈依境上師簡介

2016年開始的了義海大手印課程
需要登入

2004年了義海大手印第一年開示

其他相關開示


本單元資料來源眾多, 如有侵權或錯誤, 歡迎來信告知: info@palpung.org

八蚌智慧林 Palpung Sherabling Monastic Seat

P.O. Upper Bhattu Via Baijnath - 176125, Distric Kangra, Himachal Pradesh 176-125, India
TEL:(91)1894-209093 (91) 1894-20908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