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共加行思惟∼暇滿人身

尊貴的第十二世廣定大司徒巴開示,2004年於印度八蚌智慧林
口譯 (英翻中):貝瑪秋頓;文字整理及翻譯校對:張晴與蔣秋薩諄


教學章第一章與實修章第一章 

暇滿人身是第一個共加行的思惟。我用思惟這個詞,是因為我認為思惟與禪修是有些不同的。在藏文中,我們稱思惟為傑貢。傑貢意指,傑巴意指你進行分析、思考、透徹理解,並確認。這類的禪修我們稱傑貢。在我有限的英文知識中,我認為使用思惟這個詞是十分貼切的。禪修的另一個面向在藏文中稱為久貢,久巴。你並沒有進行分析。你試圖保持在一個特定的狀態中,並試圖更加深入。試圖從內在開展或覺醒更為深入、深刻的內在智慧,這就是久貢。沒有分析、思考、或分析,這就是久貢。我認為這比較接近禪修。但我不能百分之百確認英文的同義字。但藏文的傑貢與久貢,我十分肯定,因為那是我的語言。

暇滿人身意指,此生我們所擁有的人身是暇滿人身。因為它具足十八種條件,十八個特殊的條件。所有的人類,所有的人身當然都是珍貴的,因為他們與我們同種類。我們都會保護生命同時也尊重所有人類的生命,從這個角度看,人身是珍貴的。但是,所謂的暇滿,從結果來看,從它的生產力來看,必須具足十八種特質。當我們不具足十八種特質時,我們的人身雖然珍貴難得。但它卻無法使我們獲得更高的智慧、更高的證悟、並對自身及眾生有更大的利益。例如,我們生而為人,卻沒有任何願力,不想做任何事情。每天只是吃、睡、閒談、閒逛,週而復始地吃、睡、閒談、閒逛。如此我們的生命將只是生,然後死亡,我們稱為「米鹿臧波瓦」,就只是人。我們生而吃、閒逛、消化,然後閒談、做些事、睡覺、醒來、然後再吃等等,這就只是人類,不是暇滿人身。

有些則是比前述的人略進一小步。他有一點願力去做一點事,但僅是為自己、為家人、為自己的朋友去做一點事。 因此你去做一些事,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使自己的小孩、雙親、家人、朋友等感到滿足,使他們喜愛並感激自己。這是比僅僅只是一個人類要略進一步,但仍不是用以開展智慧的暇滿人身。這不是用以證悟的暇滿人身;但是好的,對家庭來說,是個好男人,好女人,好父親,好母親,這是好的。但無法引領你究竟證悟佛果。這就好像樹上的鳥,它們照顧著它們的蛋。當蛋孵化之後,它們外出覓食以餵食幼鳥,用心地照顧著。就像這樣,這是好的,但並不是我們所說的「暇滿人身」。

還有另一種人,我不知道如何精確的描述。但暫以一種稱呼來描述這樣的人—可怕的人身,可怕,你知道嗎?我舉個非常簡單的例子:人類應該是非常聰明的。我們具有聰明才智,比任何的動物都更為聰明,例如綿羊。我們比綿羊聰明,比豬聰明,比雞聰明等等,所有的動物。但是我所說可怕的人身,是只利用人類的聰明才智來做可怕的事的人身。因為人類更為聰明,因此與動物相較之下,我們更有能力做更為可怕的事,因為有些動物根本想不到。動物不會想好事,但它們也不會想壞事。它們打鬥是為了生存,如果得以生存,它們不會打鬥,不會為了樂趣而打鬥。 不會因生存以外的原因而打鬥。這就是可怕的人身。

我舉個例子,這是一個真實而非虛擬的故事。是真的有人這麼做。除了行為之外,我不會提及地點或任何事。因為我不想引發政治的聯想,也不想冒犯任何人。某些地方有些人製造肉品,從事肉品加工生產。我不是素食者,所以我舉這個例子不是為了推廣素食,不是的。素食是很好的,但我舉這個例子不是為了推廣素食,沒有這樣的動機。我所要告訴你們的,只是單純的事實。所以,在某地有某些人從事肉類的加工製作。當然,我們見到許多肉類罐頭、商店中販賣肉類,所以當然是有人從事加工製作,對吧?那就是這些的來源,知道吧。所以有肉類加工製作。而這些人所做的就是購買牲口,數以百計,數以千計地購買。從村莊到肉品加工製作地,以卡車運送約需要兩天的時間。所以他們購買數以百計的牲口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出牲口的舌頭,用燒得紅熱的剪刀將舌頭剪掉,完全不留血跡。接著,他們用一根長長的金屬針用火燒紅,然後從牲口這裡放入到這裡。針會在這裡彎曲。因為舌頭已經剪掉了,所以不留血跡。針一路而下,因為已經燒得紅熱,所以也不會流血。接著,他們必須將牲口放入卡車中。牲口站著將佔去太多的空間。他們用木槌打斷牲口的腳,不留血跡。然後他們將牲口層層疊起放入卡車中,就像在堆置箱子一樣。沒有鎮痛劑、沒有鎮痛劑!就這樣他們開兩天的車。沒有水,沒有食物。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因為這麼做,牲口將不會反芻。動物通常在胃中有食物,反芻後消化。如果不讓牲口反芻,那麼牲口在這兩天中將可維持重量。然後他們宰殺牲口後銷售。加工製作成精美包裝的商品。我不認為所有的肉品加工製造工廠都這麼做,但有些人的確這麼做。即使是現在,此時此刻,我相信,這些事正發生著,因為這是一個持續性事業。難道你們不認為如此運用人類的聰明才智是很可怕的嗎?因為這些手段很科學、有技術性、也很實際:一個卡車中能載運更多的牲口。即使兩天沒有食物,牲口也不會減輕重量,而且不留血跡。這就是可怕的人身。就像這樣,當然還有其他許多許多,像這樣運用人類聰明才智的人。錯誤地利用人類的聰明才智,就是可怕的人身,而不是暇滿人身。

我不是環境保護論者,也不是一個動物權益促進者。我不是一個素食的倡導者,我都不是,我只是在告訴你們一個事實。老虎雖然很威猛,但它沒有人類的智慧,所以它不會如此地對待我們。當它飢餓時,它直接撲向我們,咬住我們的脖子,然後直接吃掉我們。當我們威脅到老虎的幼子時,母老虎會攻擊並驅趕我們離開,或是直接殺掉我們,但它不會對我們做出像我們對牲口所做的事。所以有時,我們並沒有將我們的聰明才智用於正途。我想了這個問題很多次:如果人身是暇滿的,那麼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的人出生在這裡,為什麼人口增加這麼多?我並不認為暇滿人身有過剩的情況。因此,我們努力將那些不是暇滿的人身變成暇滿人身。

暇滿人身指的是具足十八種特質者,我們稱之為暇滿人身。我十分確信,大多數的你們或是你們全部,都會發現你們已經具足這十八種特質。但你們仍必須透徹理解每一個特質,一個一個地思惟。確認自己已經具足並且珍惜。如果失去或是不具足這十八種特質,那我們必須將它取得。

十八個特質中的前八個,我們稱之為八個塔瓦(八有暇)。 塔瓦,意指你能夠、你有時間、你具足條件;所以塔瓦意指你有暇。這八個塔瓦是:如果我們生在地獄,我們將沒有時間、沒有條件像我們現在這樣。那些在卡車中的牲口就是身在地獄。那一路運送的過程以及所受的折磨,你的感受如何?沒有鎮痛劑。如果我們生在地獄,我們所能想到的是只有哀嚎,更甚於此,更甚於此,因此沒有塔瓦。我們確定沒有生在地獄,因此我們具足第一個塔瓦 。

第二個塔瓦是:我們沒有出生在惡鬼道。如果我們生在惡鬼道,我們將忙於解除飢餓,並非忙於解除痛苦,但忙於解除飢餓。我舉個例子,如果我們的胃如山一般地大,我們的口如針孔一般地小,且我們的喉嚨如線一般地細,我們將是多麼地飢餓!如果我們真像那樣時,我們腦中會想到麼?為利眾生願成佛?惡鬼道就像這樣,但有些人也像惡鬼道的眾生,但不可能像惡鬼道的眾生那般地糟。我們未生在惡鬼道,所以我們具足這個 塔瓦 。我們有機會、有選擇、具足條件,這是第二個特質。

接著,第三個,我們並未生在畜生道。畜生,當然,我們無意冒犯,但所有的動物總是忙於自衛,為生存而戰鬥。它們對所有的事都心存恐懼。在海中,海裡有充滿各種不同的生物,但它們都忙於彼此吃食。大的生物吃許多小的生物;許多小的生物吃食一個大的生物。中等體型的生物彼此吃食。即使是鳥類,你看看鳥類,我們總說美麗的鳥、可愛的鳥。但你真的觀察它們:它們能夠沒有恐懼地拾起穀物或是什麼東西嗎? 不,它們左顧右盼、耳聽八方;它們快速地拾起,一邊吃一邊聽。它們吃東西的模樣很可愛,但實際上它們是害怕的,這是真實的狀況。我們沒有生在畜生道,這是第三個塔瓦 。

第四個塔瓦是:我們並非生為蠻荒之人。大多數的人對於蠻荒之人的了解是完全錯誤的。人們認為蠻荒之人,是指那些以樹葉蔽體、居住於樹下、衣物缺乏、沒有文字的人。這是多數人認為的蠻荒之人。但這是錯誤的。蠻荒之人,指的是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的人,很簡單的。前面所說,對牲口做那些事的人,他們就是蠻荒之人。他們可能有很好的手機、可能開著很好的車。可能住好的房子、可能非常熟悉高級餐桌禮儀。他們可能知道兩百種烹煮肉類的方法。但他們仍是蠻荒之人,因為他們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只有在兩種情況下,他們才會明瞭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第一種是,當他們的善業成熟時,他們的俱生智部分覺醒時,他們將會明瞭他們的所作所為。這是一種他們了解自己所作所為的方式。有一首非常有名的歌,是我自己很喜愛的一首歌,它是由一個奴隸販子所寫的。他在船上交易奴隸,他在船頂,非常愜意。他是老闆,地位可能比船長還高。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裡,他坐在那兒,然後他了解了自己的所作所為,因此他寫了這首歌,名為:奇異恩典。你知道嗎?「奇異恩典, 何等甘甜 。」“…… ,前我失喪,今被尋回 ……”,非常棒。這是一種方式,喚醒蠻荒之人成為暇滿人身。另一種喚醒蠻荒之人的方式,是使他親身經歷他對牲口所做的事,同樣的事將發生在他自己的身上,那時他將了解:我的天啊,這真的很痛苦。我不喜歡這種方式,這是另一種方式。但第一種覺醒的方式比較好,第二種方式並不好,因為,它有可能太遲了。我們肯定不是蠻荒之人。另一個有暇是,如果我們生在天道,那將是另一種短處。天人擁有所有的一切,它們是全能的,具足所有威勢。沒有任何對抗,沒有任何短處。直至他們的善業-具足所有威勢與榮耀的善業用盡,他們無從得知。無從學習、無從學習任何事情。

我需要在此澄清一個觀念,這並不在本文之中。這是我加入的,因為這裡可能有一些誤解。有一些宗教談到神,對嗎?或許跟它們所談的「神」本身沒有關聯。或許當他們稱「神」的時候,他們所談的是像佛之類的。但我不能要求他們怎麼說,你知道的。我不能專橫地去詮釋他們對於神的定義。我也不打算這麼做。但我必須確認,如果他們對於「神」的定義,指的是像佛或菩薩,那麼這不是那樣的。這裡所指的是天道,六道中的最上層,神,天道,天人。但我並非試圖在此道歉。有時,人們會試圖做一些不可能的比較。最近,有一對夫妻來看我,我們談了一下,並且談到有關耶穌基督。其中一個人說,耶穌基督像是佛。耶穌基督,基督教的創始者。他們其中一個說耶穌基督像是佛,另一個說,不,不,他像是菩薩。最後,我必須開口說點話。我說,我尊敬耶穌基督的法教,雖然我所知不多。但十誡聽起來是很好的,似乎像十善業。他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聽起來很不錯。但拿耶穌基督與菩薩相較,或是拿耶穌基督與菩薩相較,對我而言,這是沒有意義的事。耶穌基督就是耶穌基督,他是好的,我認為這樣已經足夠了。為了要確定耶穌基督是否是菩薩,你必須知道他是否受了菩薩戒,從哪一位佛那兒受了菩薩戒。也許他受了菩薩戒,也許,但我們如何得知?也許他並沒有受菩薩戒。而且,我們如果要確認他是不是佛,我們必須知道他是否真的希望為利眾生成佛而成佛?他有嗎?我們如何知道?也許他是如此。所以最後,我設法勉強地說服了他們,至少在我的面前。但離開我的房間之後,我並不知道他們是否仍在爭論。但在我的面前,我說服他們接受這樣的爭論其實是不必要的。耶穌基督就是耶穌基督,他是好的,他的教法是基督教。且基督教就是基督教,本質上一個好的宗教。基督教是佛教,或是佛教是基督教,這有什麼意義呢?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答案的,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的,除非我們成佛。這就是我試圖要澄清的,當我用神(天人)這個字的時候,它與每個人所說的神(天人)是相同的。我不想有任何的混淆不清,所以在此說明。這並不是了義海大手印的內容,所以我不應該在此混入了義海大手印。但我必須做此澄清。否則,你知道的,宗教的不和諧是我能想像最為可怕的事。而宗教的和諧是我能想像最為美好的事。世上大多數的問題透過宗教的和諧均能迎刃而解;而世上大多數的問題是來自於宗教的不和諧。你們身為一個佛教徒,我不想讓你們對於神有任何疑慮,或是任何錯誤的見解。這是有關神的一些說明。

第六個無暇是邪見,錯誤的認知,這是一種短處。如果我們錯誤的認知,如同那些對牲口做出殘忍行為的人,這就是邪見。對那些人而言,他們只想牲口放入卡車,只需折斷他們的腿然後裝置好,然後卸下再安置好。就像這樣,這是邪見,這是不正確的,不是正見。這是邪見非常簡單的說明。然而更為嚴重的邪見,是我們 ( 不知道 ) 我們每個人都具有佛的完美無瑕、深刻、俱生俱生、且無限的潛能。我們自己就是佛的殿堂。如果我們認為自己一無事處、可怕的、卑劣的,這就是嚴重的邪見。今生來自於前生,來生源自於今生。怎麼可能你有今天卻沒有昨天,有今天而沒有明天?所有的事是由過去延續到現在,延續到未來;你怎麼可能有果而沒有因,怎麼可能有因而沒有緣?對這一點有邪見是一個短處。我們具有正見:我們知道今天是昨天的延續,也將延續到明天。當我們死亡時,我們的軀體將死亡,但我們的心識並不會死亡。因為死屍看不見,但活的軀體可以看,可以說話。死屍會腐爛,但活的軀體不會腐爛。當然,死屍不會做出可怕的事,但活的軀體會;死屍也不會做出美好的事,但活的軀體可以。由此清楚可知,除了軀體之外,有某些東西存在於我們的內在,且我們的心識是無限的。我能夠從負面的角度很簡單地證明給你。如果你自己不決定已經滿足了的話,你貪婪的胃口將不可能得到滿足。如果我具備使你成為地球之王的能力,我保證,在一週之內,你會要求我使你成為太陽系之王。如果我讓你成為太陽系之王,我向你保證,在一週之內,你會要求我使你成整個宇宙之王,其中包含了數億個太陽系。一旦你真的達到了,屆時你一定會要求建造旅行銀河系間的太空船並裝載許多武器,用以攻佔其他的銀河系,我肯定你會這麼做。到那個時候,你就不需要我了;我不認為那時你還需要我。屆時你不會再向我提出要求,因為你可以自己達成了。這可以證明我們的潛力是無窮的,從負面的角度來看。但從正面的角度來看,當我們所有的潛能得以完全開展時,我們就是佛∼具有無限的自由、無限地解脫。而這只有在有無限的目標時才會發生。你不可能因為自己而成佛;你成佛是為利眾生成佛;無量的果始自無量的因與願力;且無量的果是無量的因與願的最終成果,從所有的面向來看,它都是無限的。因此,我們沒有邪見,這在八個塔瓦中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第七個是,如果沒有人在我們所在的地球證悟時,那將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短處,因為我們將沒有傳承。在這個星球,在授記的佛中已經有七位在這個地球證悟成佛。還有未授記的佛,亦有無量的眾生證悟成佛。當然其他宇宙的其他預言並不包含在此之中。已經有無量的眾生在此證悟成佛,因此我們並沒有這項短處。

接著,最後一個,如果我們耳聾或瘖啞,對於我們學習佛法將是非常困難。現代很好的一件事就是聾啞之人也可以學習,雖然需要投入許多的努力,但至少可以學習。有各種方法、手語、點字書籍幫助盲人,聾啞之人學習。聾啞之人能夠閱讀書籍是非常好的事。如果我們是聾啞之人,我們必須學習其他的技能以克服這項短處,而你們並不是。同樣地,其他的六項,六項因為八有暇中的第七個,已經有佛在此證悟,因此我們已經具足此有暇。其他的六項,如果我們短缺其中的任何一項,我們必須試圖克服以具備。就像如果我們聾啞時,我們藉由學習如何閱讀、如何溝通、如何學習等來克服這項短處。 對於聾啞之人,佛法錄影帶是非常好的工具。 以上就是暇滿人身十八種特質中的八有暇。

另外十個特質,五個是與自身相關的(自圓滿),五個是在自身之外的(他圓滿)。首先與自身相關的五項特質是這就是與自身相關的五項條件。五項自圓滿條件中的第一項是:我們已生而為人。五項條件中的第二項是悟傑。悟傑,意指生在中土。在佛陀的時代,中土意指佛陀的法教已建立並宏揚的地區。因此優悟指的是地區。優,指的是地區、地方;悟,指的是中心;這是用以描述特定城市是中土的邊緣,而中心則是指法教的中心。但現今,我們必須了解其意義。過去佛陀時代所定義的,那些被認為是中心,是佛陀的法教建立的地方,且佛法是眾所週知的。相對於這些中心以外的地方,佛法不為人知,對人們而言是一個新的事物,並不熟悉,不具備基本的認識。這是我們現在必須了解的。 那些不是中土的地區不是優悟,我們稱之為優塔寇。塔寇,意指相對於中心,這些地方佛法未曾被聽聞、未曾被了解。現今,世上的每個地方,某些方面是優悟,某些方面則是塔寇,因為現在的情況已經與兩千五百年前不相同了。現在到處都有一小群人是熟悉佛法的,知道每個人都具有佛性,知道一切都是無常的。知道所有今生所經歷的事,都是我們過去生所造做的果,諸如此類。熟悉這些概念的地方就稱之為優悟;不熟悉這些概念的地方就稱之為塔寇。塔寇指人的時候,可以稱之為蠻荒之人,但是地方不能稱之為蠻荒之地,我不知道你們如何稱呼。在印度,我們使用一個非常簡單的英語辭彙,稱之為「落後地區」,但落後地區有許多不同的意涵。有些地方可能沒有電力、沒有自來水,我們稱之為落後地區;但居住在那兒的人可能很有智慧,一點也不落後!所以我不知道塔寇正確的翻譯;不過似乎也非必要,我們不需要為每個人貼上標籤,除非是好標籤。我們不需要有壞標籤,對於不好的事不知如何正確翻譯,這是好現象。我們體會並珍惜佛法,且我們也都了解佛法,因此我們皆生於中土,就是這樣。有時候有人來告訴我說,他們想要修學佛法,但他們的環境並不利於佛法的學習。人們不了解,他們感到孤單,得不到修學佛法的支持。他們對於成為比丘或比丘尼,或修學佛法,或持念珠等諸如此類的事,都感到有點奇怪。這就有點像是身處在塔寇。但這只是表象上的,這些人的頭腦中到底想些什麼,你是不會真正知道的。所以不需要在意,你珍惜佛法,你了解佛法,這才是重點。這是第二個自圓滿。我認為我們可以說我們已經具足這個條件。我有這個條件。所有我週遭的事都促使我修學佛法。

第三項是我們五根具足,如眼、耳等等功能正常,沒有失去任何一項,這是第三個自圓滿。我認為在座所有的人皆具足五根。我們知道其他地方有些人不具足其中一項或兩項,當然他們可以透過例如學習手語等方法來克服他們的不足。當然他們也能夠修學佛法,只是與我們相較之下,他們較為辛苦,因為我們五根具足。我們的眼睛是多麼地珍貴,我們的耳朵是多麼地珍貴,我們具足五根是多麼地珍貴。你不會知道它有多麼地珍貴直到我們失去其中之一。我們應該珍惜我們所擁有的,但對於那些未具足五根者而言,並不表示他們不能修學佛法,只是比較困難。因為他們首先必須先學習如何學習的方法。我們已經具足學習的工具,而他們必須額外學習學習的方法,是一項額外的工作。

接著第四項是業果的條件,也就是我們的所作所為是否與佛法相違。如果我們的工作是殺、盜、說謊、造謠毀謗,這將非常不利於佛法的修學。我們並沒有,我們並沒有這類的工作。我們的生活、我們的活動、我們業的展現是依於佛法、有益於佛法的修學。

接著第五個與自身相關的條件是:你尊敬並讚賞正確的事。你對佛、法、僧、上師、本尊、護法有虔敬心並且珍惜。對上,你有虔敬心,對下你有慈悲心,慈愛每個人。這就是自圓滿的第五個條件。你一定具足這五項條件,我們稱之為壤炯雅。壤,意指你自己;炯巴,意指擁有、獲得;雅,意指五。

接著是賢炯雅,另外五個是賢炯雅,也是五項他圓滿。賢炯雅的第一項,是在這個世界,釋迦牟尼佛證悟成佛,這是第一項。第二項他圓滿是,佛將教法廣為宏揚。佛能證悟成佛,但若眾生不具功德,佛法將無法開展。佛在證悟後的七週內並沒有傳授法教。直到兩位天界之國王,一位是梵天,一位是帝釋天,他們自天界而下,祈請佛陀轉法輪。他們其中的一位供養了黃金的千幅法輪。另一位則是供養了順時鐘方向旋轉的海螺。當他們行供養之時,有兩隻非常美麗的獨角麋鹿從森林中出現,並坐在法輪的兩側。這就是我們看到每個佛教寺院都有的標誌,這象徵轉法輪。所以剛開始的七週,佛陀並未轉法輪。直到七週之後,他教授在瓦拉納西講授四聖諦,這是佛親授的法教。在此之後,佛陀開示了許多其他的法教,例如大乘法教及金剛乘法教,所有的法教因而廣為傳揚。這就是他圓滿的第二個條件。

第三個條件是,佛陀的法教至今依然存在。這是什麼意思呢?這表示,佛陀法教的傳承未曾中斷,傳承不斷地延續著,這是第三個條件。在此,我想對傳承作一些說明,因為許多人並不了解傳承的重要性。傳承,意指佛陀,悉達多太子真實證悟,成為釋迦牟尼佛,這是我們傳承的開始。佛陀證悟之後,真實無誤地宣揚法教,而其弟子依於不同根器真實受領不同的法教,並如實地實修。這些法教他們如實地實修,並以佛陀所教授給他們的,如實地教授予他們的弟子。因為他們已經如實地實修,無有任何雜染,他們如實地教授予他們的弟子。這從佛陀開始延續之今,已經兩千五百年了,超過兩千五百年。我們現在所修學的佛法,所有的法教都是以如此的方式延續至今的。但現在有少部分的佛法我們並沒有傳承,因為傳承沒有延續。因此我們僅能崇仰它,並不能學習,也不能教授,因為我們不會了解真正意涵。我不能說永遠不能,但是百萬分之一的機會。這就好像我們走進圖書館,隨手拿起一本禪修的教科書,然後開始練習一樣,就像這樣。若是如此,我們將會變成一個滑稽的佛教徒,有時甚至會發瘋,即使我們沒有發瘋,也會變得很奇怪。我不認為佛陀的法教是讓我們變得奇怪。佛陀的法教應該是讓我們感到舒適、愉快、變得更好;而不是讓我們感到不舒服、不愉快、與迷惑。因此佛法法教,即使是佛陀所教授的,如果傳承不延續,則佛法也不存在。不,佛法存在,但法教的傳承不存在,也就是佛陀的法教不是活的,因為傳承已經中斷了

有兩種原因致使傳承中斷。第一個是:沒有傳法者教授這樣的法教,也沒有弟子接受這樣的法教,如此傳承就中斷了,只要有一代發生就使傳承中斷了。第二是,如果弟子修持破了三昧耶,傳承就中斷了。如果有人受戒剃度,那麼他就接受了傳授與傳承。如果,他繼續維持是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則將延續傳承。但如果此人破了戒,則傳承將不再由此人延續。這就好像電流一樣,如果電線被剪了,一旦電線被剪,此後將不再有電。所有的法教與實修也是同樣的道理。一旦破了三昧耶,即使法教覆誦,聽起來像是佛法;即使法教執行看起來像是佛法,但它已經不是佛法。 有預言提到,在未來,許多佛陀的法教將會中斷。這並不意味著將來將沒有寺院; 也不意味著將來沒有僧眾;也非意指將來沒有法本儀軌;但這意味著傳承將會中斷。興建寺院是很容易的;成為僧眾也是非常容易的,只要剪掉頭髮,換上僧服即可,非常方便,真的。佛法真正的定義在於傳承。佛法存續,代表著傳承是活的,傳承正延續著。因此,對於我們每個人而言,非常非常嚴肅的一件事就是維護並延續傳承。有時,即使是我非常親近的朋友都會告訴我並建議我,他們說我太過傳統。有時他們會說我有點太過嚴格。但我必須告訴我親愛的朋友,無論他們是誰,我有責任,且對於傳承,我不能有任何的妥協。不論我會碰到什麼樣的事,都是可以接受的。現有延續的傳承不能因我而中斷。我不會為了維持傳承,而使任何人受到痛苦、折磨、或損失。我不會這麼做。因為佛法的目的是在使眾生解脫輪迴之苦。但我會承受任何的痛苦、折磨與面對任何的問題,以維護並光大傳承,我會這麼做的。對我而言,那是我的修行、也是我的光榮、也可以淨化惡業與累積資糧。但我不需要你們任何一個人來製造我的困難。無論任何理由,如果你這麼做的話,我也會承受的。我對此是很有韌性的,我曾是如此,也將會如此。因為我需要機會來淨化我的業,我需要機會來累積資糧。我就是這麼看待這件事的,但不是來自這裡,你知道的。但意義是如此,意義是如此的。

接著,第四項他圓滿是帖吉就。意指你跟隨傳承,你正跟隨著仍然存續的傳承,你是傳承的一員。這意指即使佛法存在,如果我們不是其中的一員,如果我們沒有接受傳承法教,那麼對我們每個個體而言,它就如同不存在一樣。這就好像有許多的食物,但我們不食用,我們將餓死是同樣的道理。

第五個他圓滿的條件是,每個人都具有一些外在的善因緣。因為如果你想成為一個全心投入佛法的修行者,那麼你必須具備有外在的善因緣。否則成為一個認真的佛法修行者將會非常地困難,可能無法如願。即使如密勒日巴尊者,當他在山洞中實修時,曾有一些獵人到訪。當他們初見到密勒日巴尊者,他們懷疑他是人還是鬼。 所以起初他們有些害怕,最後確認他是一位修行瑜伽士。他們供養他們的所有,並持續供養著。而由於他們供養得太多,因此尊者離開了原來的山洞到其他的山洞。以上就是他圓滿的五個條件。

至此,教學章第一章及實修章第一章已經講授完畢。如何實修呢?首先,你一一透徹理解這十八個條件。一旦你發現,我很肯定你會發現,你已經具有這十八個條件。如果因為任何原因,你不具備其中的任一項條件時,你必須去開展並完備這項條件。但我並不認為你們必須如此,因為我認為你們已經具足這十八個條件。之後,你必須有非常清楚結論,那就是暇滿人身難得。否則,那就好像你是一個非常富有的人,卻不花任何一毛錢買食物、買衣服、買房子,買藥物。如此你將會餓死;就像這樣。一旦你清楚地認知你具備了暇滿人身,那麼你必須珍惜暇滿人身。最好的珍惜方式就是善用它。最好的善用方式有兩件事:你應該對那些不具備暇滿人身的眾生開展慈悲心;具備慈悲心,你應該開展菩提心。我願藉由善用暇滿人身以證悟佛果,以幫助所有眾生成佛。無論眾生是否有暇滿人身的十八項特質,他們皆具有佛性。他們都有俱生智,他們都有無限的潛能。這就是菩提心。

另一個是虔敬心,因為虔敬心與慈悲心是同等重要的。如果你有真正的菩提心,真正的慈悲心,你將有真正的虔敬心,因為它們就像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慈悲心是對那些比你不幸的眾生;虔敬心是對那些比你更有智慧、更具慈悲、更為虔誠的人。舉例而言,佛、法、僧、上師、本尊、護法,我們對他們有虔敬心。虔敬心,我們可以用三個面向來描述:首先,第一個是唐瓦,唐瓦意指當你意念佛、意念法、意念僧、意念上師、本尊、護法時,你感受到他們所顯的純淨。你感受到他們的純淨與殊勝,這就是唐瓦。唐偉帖巴,帖巴,意指虔敬,唐瓦。第二個是意切巴。意切巴,意指我相信。因為我們完全地信賴,我們完全相信佛、法、僧、上師、本尊、護法。我們相信祂們,我們對祂們完全地信賴;這就是虔敬心的第二個面向。接著第三個面向是,我們希望成佛,我們希望能了解佛法的真義並實修法教。我們希望成為最好的,最為誠心的僧眾。我們希望與上師、本尊、護法無二無別,我們希望不與之分離。但這裡所謂的不與之分離有時需要解釋,這並不是指你必須像上師或本尊的小狗一樣。上師之所以成為上師是因為有傳承,如果沒有傳承,某個人如何成為你的上師;上師之所以成為上師是因為上師的上師傳授傳承給上師的緣故。所以與上師不分離的意思是指,上師所傳授的傳承法教是上師的本質,而你依於身、語、意接受傳承法教;你經由上師處接受傳承法教而與上師不分離。也因此,同樣地,也與殊勝僧伽不分離,因為上師是殊勝的僧伽。上師即是本尊意指,佛的報身的化現就是本尊經由本尊的化現,我們修持本尊法以轉化我們自己成為本尊而成就佛果。這就是馬爾巴成就佛果的方式、這就是密勒日巴成就佛果的方式等等。

智慧護法與本尊是相同的。他們與佛是相同的;佛、本尊、智慧護法都是相同的。但有些其他的護法,他們並不是智慧護法,他們就不相同的。他們就像一個很好的、有威力的、有能力的團隊來幫助你在佛法上修行成功。他們有些是真正無敵的。他們大部分都是無敵的,因為我們看不見他們。如果你看不見他們,你能做什麼呢?他們可以保護你免於障礙,因為沒有看得到他們所以也就沒有能阻止他們。這是虔敬心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你希望成佛。你希望能為佛、法、僧、上師、本尊、護法。這是真正的、最為殊勝的虔敬心。以上三個面向,我想所有虔敬心的面向已經講授完畢了。

一旦你清楚地確信你具備了暇滿人身,你將珍惜。並會藉由開展慈悲心與虔敬心來善用它並使之具有豐碩的成果與意義。教學章第一章與實修章第一章已經講授完畢。

TOP



上師瑜珈祈請文
2006/3 廣定大司徒巴唱誦

修持大手印的目的

大手印第一年的開示
(2004.12.23–12.30)

帝洛巴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