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共加行思惟∼死亡無常

尊貴的第十二世廣定大司徒巴開示,2004年於印度八蚌智慧林
口譯 (英翻中):貝瑪秋頓;文字整理及翻譯校對:張晴與蔣秋薩諄


教學章第二章、第三章與實修章第二章、第三章  

一旦我們對寶貴的人身有了清楚的了解,希望修持佛法,發展慈悲心與虔敬心。接著,很重要的,我們要去思惟第二個前行,那就是死亡無常。

死亡無常是不可避免的。首先,人身,個人的生命是非常脆弱的。而生命的無常是,怎麼說,生命是如此短暫。因此我們必須思考一些更為根本、更為長遠的事,以便於了解死亡無常。

宇宙是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有情眾生業力的化現。透過和我們一樣有眼睛、有身體、有五官的眾生,這整個宇宙化現,為我們而化現。而這樣的宇宙是無限的,空間是無盡的,宇宙是數不盡的。那是我們這種眾生的業力因果的化現。我們這一種的人,我們這一種的神,我們這一種的阿修羅,我們這一種的畜牲,我們這一種的地獄,我們這一種的餓鬼。因為我們某一部分的化現,我們可以看見太陽,月亮,星星等等。佛陀形容一整個系統為三千大千世界,三千,這指的是一億個太陽系合在一起運作。實際上,這表示一億個星球體一起運作。行星不是星星。月亮不是星星,因為它自己不發光。光照在它身上。星球的光照在月亮上,所以你看得見。就好像我們,陽光一出來,我就看得見你們;如果沒有陽光,我就看不見你。所以,你不是太陽,一億個星球體一起運作。這樣的系統有無數個。有些比較大,有些比較小,我們的這個挺大的,有一億個。即使這個也是無常,幾十億個世紀以前,它不存在,幾十億個世紀以後,它會消失,即使現在,它也在變化中。

有多少種的樹木、動物、植物在這個地球上消失了,不再有了。我不是說它們死了,是徹底消失,不再有了,不像人類,我們只有一種。動物中的一些種,樹木中的一些種,植物中的一些種,微生物中的一些種,它們每天消失。不是只有一、二種,而是每天數以百計的消失,徹底消失。有一天,這個地球也會消失。別擔心。要在千佛以後。很簡單的說,很粗略的說,每一位佛之間,隔了二百萬年。一千個預言中的佛中,我們的釋迦牟尼佛是第四佛。地球消失還要好長,好長一段時間,所以不用擔心。但這個地球一樣是無常的。

記得我說過「我們這一種」所看的﹖如果你死了,然後下一生的身體,感官都完全不一樣。你可能就生在這裡,但看不到任何東西。即使有一億個太陽,你也看不見。你是另外一種,如果是截然不同。不是因為壞的業力,不是因為好的業力,如果你的業力是那樣,就會全然不同。你看不見這裡的東西,完全不一樣。事實也是無限的。這個事實是無限的事實的一部分。如果我們投生,每件事都化現的不一樣,那並不代表不好或好。不代表壞,不代表好,就如同現在這個,只是完全不同。你想像你的心變成坐在你旁邊的人的心。你會驚奇那個人所聽,所聞,所見,所想,所感覺的。完全和你不同,類似但不同。

我給你們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有些人對這個過敏,對那個不會。有些人對那個過敏,對這個不會。有些人完全不會過敏;有些人則對一切東西都過敏, 有些人對某一些人過敏;有些人對另外一群人過敏,好的和壞的。有些人對任何人都不過敏。這樣你們便可以了解。有些人喜歡吃辣。有些人喜歡吃淡口味。有些人喜歡吃炸的。有些人喜歡吃甜的。有些人喜歡吃酸的。很清楚的,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傑作。因此一切無常,即使是觀感。

現在回到主題-死亡無常。當你了解剛剛說的那些,你也會更清楚的認識死亡無常。你認識任何一個以前的人還沒死的嗎,死人沒死的。你認識哪個死人還沒死的?我可以保證,還活著的我們每一個人有一天都會死。還沒出生的,也會死。可能長壽,可能短命,但他們都會死。好比一個放在風中的酥油燈,隨時都可能熄滅。對我們而言,任何事情都可以造成我們的死亡。比如說最喜愛的食物,因為我們太愛吃了,吃得太快而噎死。沒有人可以向我們保證,我們今天晚上活著上床睡覺,明早起床不是死屍一具。沒有人可以向你保證這樣的事不會發生。沒有人可以保證,這一生沒發生,所以我們以為不會發生。有在你這一生發生嗎?顯然沒有,因此,我們以為它不會發生,但沒有人可以確定。雖然我們都不是認識特別多人,但是我們知道種事發生在某些人身上。有人進了浴室沒出來,大家等了又等,然後敲門,叫警察把門破開,然後發現他已經死了。有人的房門鎖上了,沒出來吃早餐,敲門沒有回應,最後,你知道找警察來是很重要的,所以找了警察破門而入,發現那人已經死了。我們每個人都知道這種事發生在某些人身上。所以為什麼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當然不應該發生在我們身上,但有可能。可以百分之百肯定的是,有一天我們會死。可能是一年以後,十年以後,十五年以後;或可能是三十、四十年以後,會發生的。

死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呢?我們親近的親朋好友會哭。有些國家,他們還會請專門的人來哭,有的。會有很多花送到我們的地方,但沒什麼人敢碰我們。我們的親人會找專門的人來碰我們。然後把我們放在一個好的棺木裡,埋在地下。或者把我們剁成一塊一塊,餵給鳥吃;這是我們(西藏人)的做法。在印度這是不可以的。或者,把我們放在無人的塔上給鳥吃。有一個特別的宗教叫帕西斯,就這麼做。他們把死屍放在沒人的塔上,然後鳥會慢慢的吃掉死屍,死屍終而消失。或者把我們火化,留下一堆骨灰。這就是寶貴人身的結局。我們用各式各樣的保養品,香皂,衣服,照顧,藥品,動許多的手術,換手肘,換膝蓋,換這個,換那個,到最後,變成那樣。

如果你看清楚每一件事,最終會發現一個簡單的事實。我們不確定是下一生先到或是明天會先到,我們不知道。當然,我們不希望下一生先到。我們要明天,很多個明天,很多個明年,很多個生日蛋糕。很多個週年慶;但我們不確定,沒有人能確定。當下一生的時候到來,當我們死的時候,什麼東西會跟著我們?我們的錢,我們的名望,我們的地位,沒有一樣會跟著我們。我們甚至不能帶走一張證書,一枚錢幣,一粒米,什麼都不能。會跟著我們的是造作身、語、意的心。我們的念頭,言語,行為會跟隨我們。這些不會留在死屍裡。錢會和屍體留在一起。我們的證書會和屍體留在一起。我們所有的親友會坐在屍體旁邊。哭了幾天以後,就把我們剩下的財產分光了。有時還為了分財產而爭執。輪迴就是這樣子。

因此,我們是為明天準備比較重要,還是為死亡準備比較重要?哪一個比較重要,當然,我們要為明天準備。我們都有冰箱,裡面放著明天要吃的,對吧。我們有銀行戶頭,裡面存了錢以備不時之需。但認真的說來,我們必須為死後而準備。這件事我們要很嚴肅的看待。當然,這對我比對你們容易。因為你們有小孩要照顧。你也要為他們的不時之需作準備。你當然要很認真的看待這些事情。但在此同時,你也要非常非常認真的看待下一生。你現在的一切是過去所種下的因的果。將來如何就看你現在種了什麼因。所以要一起做。同時為明天與下一生做準備。不要因為忙著為也許不會來的明天準備,而忘記為下一生做準備。當死亡到來時,沒有任何人和事可以阻止。就好像日落。沒有人能阻止。所以一旦我們死亡的時刻接近,然後來到時,我們就會死。死了以後,就沒有人可以幫助我們。唯一有影響的是我們生前所做的一切。那是真實展現的時刻。活著的時候,如果你敢,你可以騙人。你可以讓好的看起來像是壞。你也可以讓壞的看起來像是好。可是在死亡的那一刻,那個情況下,好就是好,壞就是壞。

很多人喜歡談大審判日。大審判日就是我們死亡的那一刻,因為那是我們下一生的開始。誰會審判我們?沒有人。但我們的業力會顯現。因此,那就是審判。比方說,你種稻,然後稻子長出來,是誰決定種稻子的,是誰?沒有人決定。你自己決定的,因為你種了稻。你種了稻,然後希望馬鈴薯長出來,這不會發生。果我們種植善業,好事就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如果們種植惡業,壞事就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如果我們假裝稻子是馬鈴薯,那是不可能的。你放一個大牌子說,我們正在種馬鈴薯。我們跟所有人說我們在種馬鈴薯。每個人都相信我們在種馬鈴薯。事實上,我們種了稻子。幾個月以後,稻子長出來。在我們活著的時候,我們可以假裝所有的事情。但不管我們造了什麼業,會在下一生顯現。可是你知,我知,有時在這一生就顯現了。所以不用等到下一生,有時這一生也會顯現。如果你說了一次謊,就得說第二次。如果你說二次謊,你就必須說四次謊。你不能靠事實來圓謊。如果你講實話,你甚至不必去記自己說過什麼,因為那是真的。如果你說謊,你最好記得自己說過什麼,因為第二天你會說出不一樣的話,因為那不是真的。業力就像這樣。死亡就像那樣。

從出生到死亡,我們多少都是以一個樣子活著。但對與錯之間有很大的差別。如果你做錯事然後假裝做得對,遲早事實會出現。有點不對勁,好像有什麼事,說不清楚,但有些事不對勁。死亡以前我們都還挺安心的。死的時候,那份安全感徹底消失。門,你可以鎖上。窗,你可以栓上。保險箱可以設定密碼。全都不見了。一切都消失了。你就是你自己。你所假裝的一切都消失了。如果你在五萬英呎的高空上從飛機摔出去,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尖叫。那是真的。如果有人讓你從虛擬的五萬英呎高摔出去,你可能不會尖叫。可能還滿喜歡的。你可能會付錢再做一次。真的發生的時候,只有一路尖叫到底。但同樣的尖叫會因人而不同。那些心無恐懼,一生盡力行善的人,他們也會尖叫,但尖叫之中會有笑聲。尖叫與笑聲一起。那些做了許多壞事,活著時沒有盡力行善的人,就只會有恐怖的尖叫。一點也不好玩。那就是死亡的真相。我不能說我不怕死。但我更關心怎麼死法,甚於死亡本身。我不想從五萬英呎高的飛機上摔落而死。我也不想死的時候,躺在床上喉嚨積滿了痰,我厭惡那種事。要多久才死都可以,但我要死得乾淨。那是我的選擇。那是我的希望。我不要全身這裡那裡插滿了管子。我不要靠機器維生。但也不需要安樂死。放我一個人,我就會死。那是我的選擇。

一旦你真正體會了生命的無常,你要將那份體會運用到生命中的每件事情上。你應該賺錢。你應該做生意。你應該為你的小孩和父母存點東西。你應該規劃明年,後年等等,以及你退休後的生活,你應該計劃。但你永遠不應該被這些事搞得神經兮兮。你應當很認真的為下一生規劃。你可以一起規劃,一起為這一生與下一生做計劃。你可以一起計劃,把每一件事情做對就是一起做。不要把每一件事都做錯。賺錢有無數種方法。選最好,最正面,最有利益的方法賺錢。有無數種方法規劃未來。我指的是這一生的未來以及你的小孩的未來。無數種方法,選擇最正面,最有利益,最正確的方法。這麼做的話,這一輩子的努力會成為下一生很好的投資。最大的銀行是你的良知。存在良知裡的東西,總是會在。後你做了好事,可是起心動念不好,那也會到壞的戶頭去。即使看起來是壞事,但你真正是在做好事,那會到好的戶頭去。當然,應該要外表與內容都是好的。所以在做好事之上,你要修持佛法。接下來的五,六,七年裡,你每天花二十二小時為這一生準備,另外二小時為下一生準備。但那二十二小時要受到另外二小時的加持。這樣,那二十二小時也成為正面的。

修持死亡無常,你應當觀想自己死了,然後親朋好友圍繞在你身旁。接下來呢,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你把那些事一個一個想過。接下來你的心就完全被業力所控制。你的心會依你的業力而顯現。然後你觀想你死了以後,你的家人,你的財產,你的一切,會怎麼樣。這樣子,你對死亡無常就會有非常清楚的認識。否則即使我們知道死亡無常會到來,你大概知道自己會死。這不是新聞,但我們卻沒有對死亡無常這件事有清楚的認識與尊重。在教學第三章與實修第三章結尾很清楚的提到。當你把死亡無常的一切做一個總結。出生以後唯一留下的就是死亡。因為生了之後就必須死,一天以後或一百年以後,這是會發生的。第二點是,死亡何時發生是無法確定的。死後,你的將來由你今生所做的一切決定。處理死屍的方法有許多種。業力的暴風中。這樣,我想你們已經了解了死亡無常以及為什麼佛法如此重要。佛法的定義是說我們擁有佛法,我們了解運用佛法。那些不懂佛法的人,他們的未來會受到他們善念與惡念的影響。做了善事,好事就會發生;造了惡業,壞事就會發生。我想這樣死亡無常已經講得差不多了。最後,我要祝你們都有一個非常長壽,幸福,健康的人生。

對我而言,談論自己的死是一件很吉祥的事。但對很多人而言,談論死亡是有點不好的。有種迷信在裡面。非常有趣。人們不想談論死亡。但對我而言,這件事很重要,因為我必須提醒自己。我是個很快樂的人。如果不提醒,會變得太快樂。提醒自己的話,那麼我的快樂會在合理的範圍以內。快樂也有了尺度,更能夠珍惜快樂。即使悲傷對我而言也是快樂。如同我今天早上說的,對我而言,悲傷是認識輪迴的一種機會。我試著找到平衡。

TOP



上師瑜珈祈請文
2006/3 廣定大司徒巴唱誦

大手印課程相關訊息

修持大手印的目的

大手印第一年的開示
(2004.12.23–12.30)

帝洛巴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