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不共加行∼金剛薩埵

尊貴的第十二世廣定大司徒巴開示,2004年於印度八蚌智慧林
口譯 (英翻中):貝瑪秋頓;文字整理及翻譯校對:張晴與蔣秋薩諄


教學章第十章、第十一章與實修章第九章、第十章 

接下來,四不共加行的第二加行為金剛薩埵。這也是清淨方面的實修法門。金剛薩埵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法教。如果你餘生僅實修金剛薩埵一個法門,你也能達到與所有偉大的上師,如密勒日巴尊者,一樣所達到的證悟。它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修持法門。

這是一個比較著重口誦及內在方面的淨化實修法門,因為你以意觀想並口誦金剛薩埵百字明咒。你的身體是坐著,而不是作大禮拜或有其他肢體的動作。大禮拜與金剛薩埵兩者都是淨化的實修法門。但大禮拜在前,是因為對一個初學者而言,進行閉關及長時間實修的最大障礙是:當你能恰當地進行實修時,你會覺得輕鬆,但輕鬆的結果,你會睡著了。但當你在作大禮拜時,你不容易睡著的。因此,大禮拜在金剛薩埵實修之前。當你已經修持一段時間,完成了十一萬次的大禮拜後,那麼接下來你就可以坐下來並感覺很舒適,然後進行金剛薩埵的觀想與念誦。

當我們說淨化時,自然地我們必須了解它真正的意涵是什麼。我們可以從簡單的常識中去了解淨化這個字。淨化,依字面的意思,我們可以自然地了解到,其內在是純淨的。不可能被染污的,是恆常的、俱生的純淨。同樣地,依字面的意思,我們也可以非常清楚的理解,常識性的理解,那就是在此純淨之外有某些東西使之不純淨,故而需要淨化。如果我給你兩件東西去洗滌:一個是一塊墨。另一個是一件髒衣服。如果具備常識,你將會拿髒衣服並將墨還給我。墨,你是無法清洗的。洗著,洗著,墨會愈洗愈小,最後就不見了。因為從裡到外,墨都是黑色的。但衣服,髒衣服,只是外面髒了。但就內在而言,它是乾淨的衣。髒污只是因為灰塵聚集而附著其上。所以你用肥皂與水來清洗,髒衣服就會變得很乾淨了。

我們的本質是本然清淨的。在所有的眾生之中,你不可能找到究竟不清淨的眾生。你會發現只有相對不清淨的眾生。我們每一個人都在某些方面比較清淨,某些方面比較不清淨。所有的眾生都是究竟清淨的,每個都是相同的,平等的。當我們達到究竟清淨時,我們就成佛了。在那之前,我們都有些部分需要洗淨。如果我們看初地菩薩與佛,祂們兩者在我們的面前,我們可能會對初地菩薩的印象比較深刻。因為初地菩薩可以化現一百個完美的化身,我們可以數得出來。佛可以化現無數無量的化身。因此我們不知道如何去數所以初地菩薩比佛有較多的二元性。佛完全沒有二元對立。當東西是辣的時,我們的舌頭可以嚐得到;當東西是甜的,我們的舌頭可以嚐得到;但如果東西什麼都有時,那我們就嚐不到了。味道與舌頭之間沒有二元存在時,我們就無法品嚐。同樣的道理,淨化已經自然 表達地 非常清楚,那就是每個人現在都是俱生的純淨。相對地,直至我們成佛,我們都有些部分需要淨化。

在儀軌中,卓巴,意指完整的、條件俱足的。明巴,意指完全地成熟,如果實完全地成熟。蔣瓦,意指完全地成熟、完全地純淨、且完全地自然嫻熟。不再需要任何的淨化,不再需要任何的開展,一切圓滿俱足,這就是蔣瓦。對我們而言,我們蔣瓦帝巴與替巴。帝巴意指惡業,替巴意指障礙。但對菩薩而言,他們是欣炯瓦,桑傑吉欣炯瓦。祂們從一個佛地到另一個佛地,對我們而言就像朝聖,對祂們而言,這是成熟,從初地菩薩到二地菩薩:欣炯瓦。當卓巴、明巴、蔣瓦三者完全具足時,那就是佛。我們的清淨程度,與阿羅漢的清淨程度、與菩薩的清淨程度,從百萬個面向來看,均完全地不同。

我沒有一個完美的例子。但有一個很表象的例子。以前的人,用灰來洗衣服。可以洗得很乾淨但還是有一點點髒。聞起來味道不好。然後,時代進步了,他們使用一種肥皂,不是我們現在所用的肥皂。那可以把衣服洗得更乾淨一點,但仍不是真正的乾淨。現在,我們可以乾洗,或使用非常特別的洗衣肥皂。可以把衣服洗得很乾淨。但我確定,那仍未達完全的乾淨。將來一定還有更好的洗衣劑;這主要是與人想賺錢的動機有關。類似的道理,當我們淨化,當我們淨化一件事時,依於我們二元相對的認知,我們想要追求另一件事。所以最糟的部分已經淨化,但仍有部分仍然依附著。當我們愈來愈進步時,我們所執著的事將會愈來愈少。

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最開始的時候,你會說:我要作大禮拜。然後會說:唉喲,這裡痛,那裡痛。喔!我的時間,我來不及了。這些事都會發生。但你的願力與虔誠會驅使你繼續前進。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那個 唉喲就不在了,你會樂在其中。再過了一段時間,那個樂在其中的感覺也不存在了;你自然而然地會繼續作大禮拜。那就好像用灰洗衣服,進而用舊式的肥皂洗衣服,用現代的肥皂洗衣服,就像這樣。所以佛的純淨就像自淨一般。那不是因與緣的結果,那是超越因與緣的。接著,淨化。罪業或是惡業,或是藏文所稱的帝巴,沒有任何的善處,但其唯一的善處就是你可以清淨它。

接下來,帝巴與替巴的定義。帝巴意指負面的業,罪業,惡業,也就是帝巴。替巴意指障礙,這是替巴。這兩者的定義是非常重要的。殺害生命、偷盜、妄語等等這些都是帝巴。這些會阻礙你有較好的來生,並使你的投生較為低下。即使你生於三善道,它也將阻礙你有正面的助緣去實修佛法以達證悟。替巴意指障礙。替巴就像,當有人的眼睛有白內障一樣;他們並非眼盲,但他們的眼睛是替巴,因為眼睛內長了層薄膜以致於看不到。所以眼睛是替巴,米替巴。米替巴與米隆瓦(眼盲)是不同的。米替巴是眼睛再也看不見,就像眼睛是有層薄塑膠片在上面,以致於你看不見。這就是替巴,障礙。替巴是智慧的障礙,它阻礙你開展智慧。替巴,單純地意指它將阻礙你的證悟成佛。

接著是給瓦與帝巴。給瓦,意指善業,帝巴,意指不善業。給瓦,意指好的、正面的業,帝巴,意指負面的業。但即使如此,有些給瓦,也就是善業,也會變成障礙,它不會變成不善業,但卻是障礙。因此,如果當我們修學佛法是為了使我們變得有名聲、更健康、更富有,雖然這不是惡業,但它是障礙。因為善業,你將擁有健康;因為善業,你將更為富有;因為善業,你將更受歡迎,更為有名。但它將使你遠離證悟,因為你將沉溺於此。為什麼我們想要獲得?因為我們想要享有它。如果你想要變得更富有、更健康、更有名的動機是為了利益一切有情眾生,那麼它不是那麼嚴重的障礙,但它仍是一些些的障礙。

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如果你有名,那會發生什麼事呢?將有上千的人,你不認識他們,而他們喜歡你;然而也有上千的人,你不認識他們,他們也不認識你,但他們忌妒你;然後也有其他的上千人,你不認識他們,他們也不認識你,但他們憎恨你;這就是當你有名時,會發生的事,所以它是一個障礙;但障礙有多嚴重是視情況而定。

淨化之四力

接著提到淨化,有四個要點,我們稱四力。托,意指力。清淨的四力,這四件事,四個要點,具有淨化的威力、力量;四種方法。首先,第一個藏文稱之為孫進貝托、孫進巴。孫進巴意指,懺悔力,懺悔,懺悔的力量。這是指當你發自內心的、真正的後悔或悔悟自己的惡行,自己記得或即使不記得的惡行。

你是真心的懺悔,懺悔的力量更大,因為和喜於惡行的心比起來,對惡行的懺悔心更有威力。因此,惡行的喜悅已經被懺悔了。我舉個例子,非常簡單。例如,你偷了某樣東西,自己很高興自己可以有偷盜的本事。但後來,你懺悔你偷了東西。而這個懺悔的力量大於你偷盜的喜悅。

懺悔力是淨化中非常重要的力量。接著第二個稱之為年波,年波意指對治,對治力。就像你生病,那麼就有一種藥物可以對治那個疾病;就像毒藥,每一個毒藥都有解藥可以對治。當然,金剛薩埵法門的實修是包含了四力。但四力之最,是年波滾督卻貝托-對治力;特別是對治力。金剛薩埵修持的方法是你觀想並持誦,這是一種淨化的方法,對治的方式。

金剛薩埵的觀想


接下來,金剛薩埵的觀想是:你保持你原來的樣子,不需要作自身觀想。然後在你的頭頂上,有一個蚌字,藏文字或梵文字的蚌。我們用藏文字來觀想。藏文與梵文兩者相近,藏文字來源於梵文。清楚地觀想這個蚌字,是白色的蚌字。接著白色的蚌字轉化成白色的蓮花,就像這樣。然後在蓮花之上,有一個啊字,也是白色的。這個白色的啊字,當你觀想清楚後,啊字化現成一個月輪,白色的水晶月輪。水晶月輪是透明的白色,像一個大理石,白色的。在水晶月輪之上,有一個吽字,也是白色的,白色的吽字。接著白色的吽字化現成一個金剛杵,白色的金剛杵。白色的五股金剛杵一股在中央,四股在四個方向,當然,上下皆如此的一個完整的金剛杵。金剛杵有九股金剛杵及五股金剛杵。這裡是五股金剛杵,在這個五股金剛杵的中央有一個吽字。因此這個五股金剛杵中央有一個圓型股腹,在股腹內有一個白色的吽字。

接著,這個吽字與金剛杵放射出白色的光,伴隨其他顏色的光。有人說這很難觀想,其實是很簡單的。就像珍珠;如果你看一個珍珠或珍珠母,它會放出白色及其他顏色的光芒。就像那樣向各個方向放光。光觸及各個方向所有的有情眾生,並淨化他們的痛苦。光並觸及所有的佛與菩薩,並對他們獻上無量的供養;所有佛與菩薩的加持以光的形式返回,就像光放射出去後再收回。當光收攝回來時,金剛杵化現為金剛薩埵。

金剛薩埵如法照這般。當然,沒有這其他的部分。但右足並非像法照上所顯的,而是向下伸出。這個我們稱之為金剛跏趺坐姿,當然很多人稱之為蓮花坐姿;但我不知道這稱法從何而來。但這是金剛跏趺坐姿。另一種是半跏趺坐姿,那是右足向下指向你的頭頂。金剛薩埵表徵三寶及三根本,祂就如上師金剛總持,以金剛薩埵的形象化現。祂是你的根本上師以金剛薩埵的形象化現。但祂代表了三寶及三根本的總集。藏文稱之為古孫乍孫袞督,三寶與三根本的總集。此時,金剛薩埵右手持金剛杵置於此,左手持金剛鈴置於此。

這所有的觀想,我們需要有一張好的唐卡。這是一張好唐卡,除了足是採金剛跏趺坐姿外;圖片上的是金剛跏趺坐姿,但觀想時不是如此的。唐卡與佛像可以幫助我們觀想,當然,唐卡與佛像是聖物,但它也可以幫助我們觀想。因此好的唐卡,或是好的唐卡的照片,或是好的佛像,或是好的佛像的照片是很重要的。因為比例對了,一切就很完美。否則,你所觀想的金剛薩埵或許會一手較另一手長,這就不好了。一切必須非常地完美。但當你靜下心來觀看唐卡或照片時,你會知道什麼是好的唐卡或照片,因為你知道本然應如何。

一旦觀想清晰之後,下一步是:身體的觀想已經講授完畢了,接著是金剛薩埵內在的觀想, 頭頂上的金剛薩埵內在的觀想。在金剛薩埵內,心間的方向,有一個月輪,水晶月輪在金剛薩埵內心間的位置。月輪是平坦的,並非突起的;頭頂上的月輪是平坦的,金剛薩埵心間的月輪也是平坦的。在平坦的月輪上,有一個吽字站立著面向前方,白色,並被嗡邊紮薩埵吽所圍繞。它是順時針方向,也就是當你在安置字的時候,必須將字以逆時針方向安置,嗡邊紮薩埵吽,這樣才會是順時針方向。它旋轉時,便會是順時針方向旋轉。如果嗡邊紮薩埵吽是一列火車,那麼安置嗡字為火車頭,這裡是嗡字。然後邊紮薩埵是客車廂,然後最後一個,守車在最後。火車頭在最前面,守車在最後一個,中間是客車廂,就像這樣。所以當你以逆時針方向安置時,字母便呈順時針方向旋轉。當你以順時針方向安置,像這樣時,那麼字母便會是逆時針方向旋轉。所以你必須以逆時針方向安置,這樣才會是順時針方向旋轉。在嗡邊紮薩埵吽外圍則是長咒,百字明咒。你以同樣的方式安置:中間吽字,然後是嗡邊紮薩埵吽,然後是所有的咒幔均以相同的方式安置,都是從頭到尾。在金剛薩埵心間的方向逐一地觀想。

當我們觀想清晰後,其實很難,真的非常困難,不是一點點困難,而是真的很難一次清晰觀想所有的字與咒幔。但可以先觀想吽字,再觀想嗡邊紮薩埵吽,觀想完成後就安置著,再觀想一個一個安置成一個圓形。然後它就在那兒了,這樣就很容易了,可以嗎?如果你試圖看清楚整個百字明咒幔,以及中間、第一圈、第二圈、然後整個金剛薩埵。所有的觀想一次就非常非常地清晰,那是可能的,當你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實修者時。但剛開始的時候,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當我看這個照片,用我的眼睛要一次看清楚照片中所有的東西,也是不可能的。當我看著臉的時候,我看見臉;當我看著手的時候,我看見手;當我看著足的時候,我看見足。無法一次看清楚所有的東西。當我看著你們的時候,你們每一個人,我現在可以看見你們。我只是看見你們的臉,以及你們每個人都有眼睛,但我並不知道你們在看什麼。我只是看見你們臉上有些表情。但即使我戴上我的眼鏡,我也無法一次看清楚你們所有的人。觀想也是同樣的。在剛開始的時候,你做不到。但一旦你僂籇鬷[想之後,你就具足能力可以一次觀想清楚所有的一切,這是可達到的。

至此,觀想已經講授完畢。接著,從咒輪放射出來光。我們稱之為咒輪,恰克繞意指輪,藏文稱寇洛,雅吉寇洛。從咒輪向十方放射出白色並伴隨各種不同顏色的光。光觸及十方的諸佛、菩薩、上師、本尊、護法,並向祂們祈請。觀想祂們應允祈請並以各自的形象入融,使我們觀想的金剛薩埵成為真正的金剛薩埵,是佛、法、僧、上師、本尊、護法的真實化身。直至此,先前你觀想的金剛薩埵像是自己的想像,雖然有加持,但現在祂已經是經開光的金剛薩埵。銀器工匠用鐵鎚像這樣來塑造佛像,使之成為佛像,之後你在佛像之內放入咒幔、加持物、舍利等等,然後開光,之後就成為真正的佛的塑像。在那之前,塑像只是個偶像。你的觀想也是同樣的道理;之前你想像、觀想,現在則成為真正的、真實的金剛薩埵的形象。當一切都觀想清晰後,你開始念誦祈請文。

淨化的觀想

你祈請上師金剛薩埵及諸佛與菩薩清淨自己所有的惡業,你及所有有情眾生所有的業。由於你非常真誠的願力與你誠心地祈請,從金剛薩埵心間的咒幔,有甘露如湧泉般地流降。白色的甘露如同牛奶、珍珠牛奶一般,如湧泉般地流降,並充滿金剛薩埵。接著,甘露從金剛薩埵朝向我們頭頂的右足指頭流出,並由我們的頭頂流入且充滿我們的全身。你所有的惡業,即使是身體本身,那是我們二元業力的顯現,也都得以淨化。然後從我們眼、鼻、耳,包含毛孔等等,所有惡業以最不令人愉悅的顏色流出,例如綠色、黑色、棕色等等。從我們的身體流出並至地面,然後進入地底深處直至黃金地基,那兒熔化所有,燃盡所有,一切都得以淨化。因此之故,你的身體充滿了清淨的甘露,就像最純淨的水晶身體內充滿最純淨的珍珠牛奶。因你已完全地純淨並充滿甘露,因此甘露由身體下方向上滿注並碰觸到金剛薩埵右足指頭。此時就停止甘露的流降。

你維持在那樣的狀態中一段時間,當你升起一個念頭時,便再次開始同樣的甘露流降。當你觀想甘露流降時,你就持誦百字明咒,長咒。你要持誦百字明長咒,而非短咒。短咒只需要在結束的時候持誦一些即可。但短咒的持誦咒數不能計入十一萬次的咒數中。金剛薩埵的頂嚴是不動佛,但金剛薩埵本身是諸佛家族的頂嚴本尊;諸佛家族之首或諸佛家族之尊是金剛薩埵;金剛薩埵是諸佛家族之首,代表了五方佛家族全體。但當然,金剛薩埵的頂嚴是不動佛,你可以在唐卡上看到。

結行與迴向

當你想結束這一座修持時,你要在甘露往上注滿時結束並停止甘露的流降,然後觀想金剛薩埵化光融入你,你與金剛薩埵成為一體,無二無別。就像皈依大禮拜最後的融攝過程,禮拜的五個主體,所有在如意樹五枝幹上的全部融攝。同樣地,金剛薩埵融入咒輪,咒輪融入你:金剛薩埵化光與咒輪化光之後融入你,你與金剛薩埵成為一體,無二無別。你試圖保持在那種殊勝一味的狀態一段時間。當你有念頭出現時,你就念誦以下祈請文。

意思是,你向金剛薩埵祈請:因為無明,我與所有的有情眾生累積了許多的惡業,經由您的慈悲、智慧與智慧的力量幫助我們並淨化我們。你並懺悔過去所造所累積的惡業,不論你記得或是不記得的。因此你祈請金剛薩埵的加持,當你念誦以上的祈請文時,你觀想金剛薩埵微笑像是在回應你的祈請。接著金剛薩埵說道:幸運的你,虔誠的你,我的兒/我的女,你所有的帝巴、替巴等等。

帝巴,意指惡業;替巴,意指障礙;寧巴,意指所作的錯行錯事;東瓦,意指你受戒後破戒,所有一切的惡業、障礙、錯行、破戒等等皆已淨化。當你念誦並領會祈請文,觀想金剛薩埵化光融入你,也就是金剛薩埵化光融入你;你的身、語、意與金剛薩埵的身、語、意合而為一,無二無別。這就是入融部分的觀想。

入融之後,你維持在一味的狀態中一段時間,當你醒過來時,你就念誦迴向文,短的常誦迴向文,或是長迴向文。我再說明一次。當你想要結束修座時,要將金剛薩埵融入於你,對嗎?因此你念誦祈請文,當你在念誦的時候,金剛薩埵微笑並說或宣告,所以金剛薩埵宣告你已經淨化;我們也用另一個藏文字,如果我們直接翻譯成英文∼烏雍瓦,烏,意指呼氣,也就是金剛薩埵說出來。所以這意指金剛薩埵向你預言,金剛薩埵承認了你,所以這裡也可以翻譯為宣告。然後金剛薩埵融入你與你合而為一。你維持在那一味的狀態中一段時間。當你從那狀態中醒來,然後你迴向功德以利益一切有情眾生。所以最合適的是然後你做一些一般性的迴向,或是大手印迴向文,短的迴向文;或是大手印長的迴向文,那是相當長的。迴向的內容依你的時間而定,較多的時間,可以做較多的迴向,較少的時間,就做較少的迴向。

TOP



上師瑜珈祈請文
2006/3 廣定大司徒巴唱誦

大手印課程相關訊息

修持大手印的目的

大手印第一年的開示
(2004.12.23–12.30)

帝洛巴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