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定大司徒巴的傳承與轉世 | 當代廣定大司徒巴 | 積極的和平 | 宗教對話 | 各地寺院與中心 | 最新消息 | 了義海大手印專題 | 八蚌影音資料館 | English
噶瑪噶舉皈依境上師 ~

第八世廣定大司徒巴 - 丘吉炯涅 (Chokyi Jungne)


圖片來源: 第八世廣定大司徒巴丘吉炯涅繪製的唐卡。
版權所有,引用圖片請註明來源 http://www.palpung.org

第八世廣定大司徒巴丘吉炯涅 (西元1700-1774) 的誕生,記載於諸多文獻,並經諸多上師的授記。例如,第十一世噶瑪巴耶謝多傑等賢者們曾授記第八世廣定大司徒巴丘吉炯涅的誕生地:于藏域支達色莫岡內德格土司府地倫珠丁附近,名“阿洛定仁岡”之地方。

丘吉炯涅於藏曆第十二勝生周鐵龍年 11月17日星期四星座井宿日太陽初升時降生,父名為昂旺次仁,母名為蓋地女查荀瑪。

廣定大司徒巴初降生時,班覺寺喇嘛根欽的瑜伽師~伏藏大師隆薩寧波法主,修忿怒蓮花,為其起名“貢波松”。

2歲時,喇嘛根欽赴西藏祖普寺謁見第十一世噶瑪巴耶謝多傑,噶瑪巴將裝滿聖藥大黑丸緞袋、一顆無眼珍珠及一封書有“司徒金龍者生阿洛”之信涵交給喇嘛根欽,吩咐“獻給法王司徒之轉世”;由此確認為第七世廣定大司徒巴的轉世。

5歲開始,丘吉炯涅跟隨父親與喇嘛根欽,學習藏文讀寫及班覺寺金剛亥母等每日必修儀軌,能無礙精通。

7歲那年夏天,第八世夏瑪仁波切巴千確吉敦珠賜三偈句長壽祈願文,為廣定大司徒巴賜名“司徒丘吉炯涅次乃根恰巴松波”。

8歲時,丘吉炯涅於角坡乃隆地方謁拜第十二世噶瑪巴蔣秋多傑,得供養與禮拜之善緣。

9歲時,其父之一親戚由於嫉妒而於食物投毒,丘吉炯涅因此身患重病,兩個月後雖有好轉,仍無法坐起來,於病床枕邊,將班覺寺所有文獻閱讀了兩遍,期間又學習了法史、聲明學、修飾學、詩學、印藏醫學理論與實踐、印度星算學、五行星算等,這對丘吉炯涅後來聞思修生涯起重要作用。這時丘吉炯涅已能自如運用印度方言與梵語,能準確運用漢、蒙古語與人交流。約略聞受了工巧明學繪畫雕刻,便勝於一生從學繪雕之人。總之丘吉炯涅只要略經指點,所學皆成為隨念。“遍知”賢名遠播於外。

14歲時於祖普寺,依第八世夏瑪仁波切巴千確吉敦珠受居士戒及出家戒,得名“噶瑪登畢尼協珠勞確吉降瓦。”並於藏曆3月3日座床,冠以藍紫色法帽,拋散讚美之花,又以前世司徒之金印、衣物相賜。後來,丘吉炯涅從噶瑪巴蔣秋多傑、第八世夏瑪仁波切巴千確吉敦珠、紮霍登真達吉等諸多賢者,先後聞受了大手印成熟教授、那若六法教授、時輪法、紮噶那瓦、勝樂、戲喜、密集三金剛等噶舉派甚深教法各次第經典及灌頂與教授,學習壇城、念誦、修供等執行軌範及彩粉繪壇、吹奏敲打等技巧。

21歲,受比丘戒。自此於細微學處亦加以珍視,成為一切持律者之頂飾。

22歲廣定大司徒巴以保存於欽瓦打孜之《丹珠爾》抄本為原本,召集何列地方學者,以兩個月時間將一套《丹珠爾》圓滿抄完。之後前往西方朝佛,依次朝拜了尼泊爾之夏絨卡河、銀光佛等佛塔、世親大師靈塔等殊勝所依,並獻豐盛禮供。期間遇婆羅門智者波楚阿紮,相互研討了聲明學、量學,又研究龍樹所著聲明學《巴尼巴注釋》及《甘露藏清高釋》中兩本具兩千偈句之典籍。

23歲木龍年,往拉達克等地,為拉達克王索朗嘉主眷摩頂加持。最後返班覺寺,以噶爾派手法繪製了八大成就者唐卡畫獻給德格土司。

28歲時,得德格土司登巴次仁之建寺許可,於藏曆第十二勝生周火羊年(西元1727年)3月2日,往八蚌相看建寺之地,並誦修三根本合修等儀軌。是年8月以德格土司大管家曲雄紮西為監工,開始奠基建寺,土雞年8月10日竣工。自此,歷代司徒護持八蚌寺弘揚教法,成為噶舉派教主,爾後,遵照德格土司指示,先後創建及修繕了諸多寺院,給無有偏袒之其他教派寺院以修繕、建造所依等佈施,難以計數。

藏曆鐵狗年開始,廣定大司徒巴為了把《甘珠爾》刻成朱砂印版,廣定大司徒巴校訂了《甘珠爾》,以之作為刻版原本,於水鼠年3月上旬完成。另外,廣定大司徒巴校訂了德格版《丹珠爾》20卷、《薩迦五祖文集》15卷以及念通儀軌、注疏、法史、上師續傳、醫書等60余卷經書,並且提拱刻版順緣。廣定大司徒巴先後協助德格印經院生產了大約五十萬片的木刻印刷版;由於印刷版的製作品質精良,現在仍有許多木刻印刷版被用來印製書刊或法本使用,而且流傳於世界各地圖書館的西藏專區中

,而其中他所主持校訂的德格版甘珠爾是目前公認完美無誤的藏文經藏印版。

水牛年,廣定大司徒巴繪製了有關《釋迦本生傳如意藤》之30幅唐卡畫。本套畫卷之佈局、色彩與輪廓、仿效漢繡之裝璜等具印度風格,獨成一派,被稱“新噶爾派”(Karma Gadri)。

廣定大司徒巴曾先後繪有古印度八十位大成就者、瞻洲六莊嚴等藏域門、欽、細沃等派畫家未曾有之創意唐卡畫,獨具一格,別出新穎,畫像眉眼間蘊含深義。還創作了諸多壁畫、雕刻,為雪域工巧明增添了異彩。

廣定大司徒巴30歲時,第三次赴衛藏。10月10日於祖普寺為大佛塔開光加持,並為攝政國師根秋俄色及第七世巴沃仁波切珠勞嘎瓦傳授近圓戒。繼於衛藏宣法、朝聖、供職等,歷時四年。

木鼠年,完成聞名印、漢、藏之語言學《司徒文法大注疏》,目前這部西藏文法,仍然是現今使用中的高級西藏文法。

木牛年,又赴衛藏。次年,無誤認定第九世夏瑪仁波切格維炯乃之轉世,授位法座,賜名“米滂確珠嘉措”。

後赴尼泊爾朝聖,並在當地受到隆重的歡迎和尊崇。在一次與來自喀什米爾 Kashmir 的嘉雅曼勾拉班智達 Pandita Jaya Mangola 的辯論後,嘉雅曼勾拉說丘吉炯涅應受到印度傳統七頂傘蓋的尊榮。在與普拉杜馬班智達討論律藏和教法上的某些論點時,普拉杜馬班智達直言丘吉炯涅必定受過濕婆香卡拉 the Lord Shiva(譯按:可能是"寂天菩薩")的加持,因為唯有受到他的加持才能有如此深刻的見地。

50歲時,於八蚌寺依照醫典對水銀淨垢去毒,正確燒煉,以水銀煉粉,與仁欽丸相和配製了名(月甘露珠)之珍貴藥丸。火鼠年,于德格章拖(崗托)羅布哲宮中啟熱拿派密集壇城,收集“德格成就丸”、“七生肉”等瞻洲一切殊勝所依,煉製了不可思議之聖藥丸。其時天空蔚藍純淨,四面山峰白雲繚繞,或狀似華蓋,或狀似寶幢,或狀似飛幢、頂篷、五彩雲霞之飄帶等,顯現天趣敬供之景象。寶瓶中之藥丸增溢,飛出瓶外,落滿身語意所依。種種不可思議之嚴,所述僅萬一。

60歲土兔年,第2次赴雲南,于南詔國不同民族,不同語言之地,點燃佛教明燈,復興教眾事業,期間他將許多書藉由梵文譯為藏文,其中包括了度母祈請文。南詔國領屬下有13座傳續不斷之噶舉派寺院。

63歲水馬年,第5次赴衛藏。朝拜衛藏各處聖地寺院。其時,廣定大司徒巴曾於直貢卓隆中德地方閉關修行,廣定大司徒巴主持舉行何種薈供,皆有種種神奇示顯蓮花生忿怒金剛相。一次度母火供時,其所寢帳篷上充滿青蓮,出現許多不可想像、難以言傳之吉兆和緣起。

平常,廣定大司徒巴除午夜間休息短時外,其皆主修勝樂、度母、大威德,兼觀修眾多本尊,積誦密咒近3億。常默誦三字密咒,證悟日夜無別無後得而任運成。

廣定大司徒巴於魔障、蟲蟻及野獸之侵,賜一書信便能制止;於瀑雨乾旱等,僅意相向,即能平息和解除。有信徒親見廣定大司徒巴示顯拋撒青稞徑直入地之神通。

水羊年,於釋迦牟尼佛像前,廣定大司徒巴自為十三世噶瑪巴堆督多傑親教師,以第七世巴沃仁波切珠勞嘎瓦為軌範師,為噶瑪巴堆督多傑授比丘戒。並以注滿寶瓶之相開示了甘珠爾等諸多新舊顯密灌頂、傳承和教授。

68歲火豬年,廣定大司徒巴在章拖依照醫典配製了“水銀煉粉”等藥。鐵虎年,收到尼泊爾人薩滿達巴紮所寄5種珍寶,配製了“仁欽芒覺、仁欽佐珠達協、薩謝尼達柯羅”等名貴藥品,每一種至少配以50種原藥,並依藥師佛儀軌舉行隆重開光加持、回向、發願。根據這些經驗廣定大司徒巴著《水銀燒洗筆記》、《司徒開眼實踐》等醫書。這些醫書成為後來從醫者頂禮、堪信可依之珍貴醫書。

72歲鐵兔年,邀請十三世噶瑪巴堆督多傑駕蒞八蚌寺。於八蚌寺經堂為噶瑪巴《寶積經》傳承、《甚深內明本注》之灌頂、傳承及教授,令勇士空行生起大歡喜,示現天空充滿彩雲等神奇之兆。令一切觀見者對噶瑪巴師徒生起大敬信。

西元1774年74歲在前往中國的途中,廣定大司徒巴於名“羅貢”地方,以金剛伽跌坐,雙手以平等入定勢持佛珠,“身無病痛,神清意爽”,色身隱入法界,7天內心間熱氣不散,天空佈滿祥雲,天花如雨落。隨著無數神奇瑞相,廣定大司徒巴遺體被請回八蚌寺。

廣定大司徒巴甚深的修證和廣博的學識,後人稱之為“瑪哈班智達”。在西藏學術界上除薩迦班智達外,稱之為“瑪哈班智達”的獨一無二。廣定大司徒巴一生傳賜沙彌、比丘戒近1萬餘次,將3650多人領向佛院之路,門徒遍及大地。他這一生建立和復興眾多的寺廟,並教育了眾多不凡的弟子。其著名弟子有殊勝二尊,即第十三世噶瑪巴堆督多傑、第十世夏瑪仁波切米滂確珠嘉措;具上師、弟子雙身份的7大活佛、8大殊勝佛子、長壽7賢、持密金剛自在5子、持五明5賢、持教5子、8大得真智慧之大成就者、兩位尼泊爾班智達、雲南王與5位王子等無數賢者。

總之,廣定大司徒巴行跡如聖地龍樹大師、雪域賢者之頂飾吉祥薩迦班智達及宗喀巴之行跡,乃不可思量之行跡,在當時有一種說法,即使把所有噶舉傳承寺廟的活動加起來,都還比不上第八世廣定大司徒巴。廣定大司徒巴雖一時冠以“廣定大司徒”之名,實為大聖彌勒化身親臨於世。如此大成就者們之智慧是無法與之比擬的!

Top


了義海大手印專題~

噶瑪噶舉皈依境上師簡介


01 金剛持

01 帝洛巴

01 那洛巴

02 羅卓仁千

03 薩惹哈

04 龍樹

05 夏瓦利巴

06 梅傑巴

07 馬爾巴

08 密勒日巴

09 岡波巴

10 第一世噶瑪巴

11 卓貢瑞千

12 朋札巴

13 第二世噶瑪巴

14 鄔金巴

15 第三世噶瑪巴

16 永東巴

17 第四世噶瑪巴

18 第二世夏瑪仁波切

19 第五世噶瑪巴

20 瑞勾哇任炯(惹那巴札)

21 第六世噶瑪巴

22 邊噶蔣帕桑波

23 第一世嘉察仁波切

24 第七世噶瑪巴

25 第一世桑傑年巴仁波切

26 第八世噶瑪巴

27 第五世夏瑪仁波切

28 第九世噶瑪巴

29 第六世夏瑪仁波切

30 第十世噶瑪巴

31 第七世夏瑪仁波切

32 第十一世噶瑪巴

33 第八世夏瑪仁波切

34 第十二世噶瑪巴

35 第八世廣定大司徒巴

36 第十三世噶瑪巴

37 第十世夏瑪仁波切

38 第九世廣定大司徒巴

39 第十四世噶瑪巴

40 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41 第十五世噶瑪巴

42 第十一世廣定大司徒巴

43 第二世蔣貢康楚仁波切

44 第十六世噶瑪巴


本單元資料來源眾多, 如有侵權或錯誤, 歡迎來信告知: info@palpung.org

八蚌智慧林 Palpung Sherabling Monastic Seat

P.O. Upper Bhattu Via Baijnath - 176125, Distric Kangra, Himachal Pradesh 176-125, India
TEL:(91)1894-209093 (91) 1894-209088S